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申亚文 > 信贷数据不佳是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的主要原因

信贷数据不佳是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的主要原因

周六晚间,央行突然宣布,2月24日起,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0.5个百分点,再次显示央行的“出其不意”。因为就在周五,央行刚刚通过逆回购向银行间市场注入流动性。从目前的实体经济需求以及贷款利率来看,本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着眼点不仅仅是银行间资金价格,而是更关系于实体经济层面的信贷数据。

在近期公布的《2011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上,央行表示,2012年M2同比增长目标要达到14%的水平,按此计算,新增贷款规模应该在8万亿左右,如果按照以往3:3:3:2的季节投放比例,一季度平均单月投放应达到8000亿的水平。1月份新增规模不到7400亿,已经低于预期,假设有春节因素影响,那么2月份应该强劲反弹,但从2月份前两旬的信贷数据看,比1月份要糟糕得多。

信贷数据如此之低,兼有供给层面和需求层面的原因。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下调有利于恢复需求,缓解供给约束。

节后,存款回流速度低于预期,除了个别大行下沉网点较多,存款增速能够维持之外,其余均不太理想。此外,虽然1月份新增外汇占款有所好转,但最近的数据显示,人民币升值速度正在放缓,外汇占款可能重新步入下行通道,因此,贷存比仍然制约贷款发放空间。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虽无法直接改善贷存比指标,但银行超储率的提高可以加大债券投资力度,从而间接创造存款,降低贷存比。

与此同时,近期公布的发电量、主要工业品产量均显示实体经济低迷,内需下滑明显。在此背景下,中长期信贷增速水平再次创下危机以来的新低水平,而票据融资也呈现“量价齐跌”,贷款需求也在下降。说明在当前脆弱的宏观经济环境下,如果贷款利率水平不继续下降,企业找不到有足够盈利空间的项目。这与去年的情况颇为不同,去年贷款额度紧张,民间拆借成风,资金价格飙涨,在炒钱的赚钱效应下,不少大企业充当了“二道贩子”,从银行拆来的资金以更高的价格贷出,从中牟利。不过在温州事件爆发以来,民间高利贷已有所收敛。

由于实体经济自去年四季度以来迅速下滑,企业盈利能力下滑,尽管目前的融资成本有所下滑,但作为短期贷款定价标准的3个月Shibor仍在高位。自本轮提准以来,Shibor利率一直是易涨难跌,背后更深层的原因是金融脱媒。下调法定准备金比率有助于增加银行的超储金,降低货币市场利率有助于间接降低贷款实际利率,从而增加贷款需求。

因此,信贷数据不佳是此次准备金率下调的主要原因,对经济层面进行预调微调,最具有效力的调控指标应该是信贷数据。在疲弱的实体经济需求和各种监管指标制约下,如何刺激有效信贷需求和供给,将考验中国人民银行的决策智慧。



推荐 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