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申亚文 > 城镇化的推进路径猜想

城镇化的推进路径猜想

李克强副总理在不同场合公开指出,中国未来发展的最大潜力是城镇化。

从世界各国的城市化进程看,城市化随时间的变化可表示为一条稍被拉平的“S”形曲线,尽管世界各国城市化水平高低不一,但都处于城市化过程中的某一阶段。一般而言,城镇化的推进分为三个阶段:初期阶段、加速阶段和后期阶段。

过去十年中国的城镇化率以年均1.1%的速度迅速推进,目前已经接近50%的水平。目前,中国的城镇化仍处在中期加速阶段,未来的10到20年,城镇化率还会有较大的提高。我们的定量测算结果显示,城镇化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,居民总消费将提高1200亿,对GDP的增速贡献约为0.25%,按照近几年消费和投资对GDP的贡献度粗略看,如果算上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带来的增量资本形成,GDP的增额贡献度在0.5%。从这个角度看,城镇化的确能够推动经济增长。

但对于城镇化率最终达到一个水平,以什么样的速率推进市场仍存有疑义。比如,从部分拉美国家城镇化的经验看,巴西、墨西哥等国在推进城镇化的过程中,未顾及到工业化的转型升级以及第三产业的兴起,城镇化最后形成大量的贫民窟。中国的问题是城镇化长期落后于工业化,而第三产业迟迟未有兴起,人口众多,耕地、水、石油和天然气等资源非常有限,但碳排放处在一个高位。此外,从中国的气候、土地和所需粮种情况来看,只有东北和中原部分地区适合搞大规模农业机械化生产,其余部分只能是小农作业,这决定了中国农业劳动生产率不可能提高很多。而李克强副总理也提及,中国未来的粮食需求不能依靠世界市场解决,这就决定了中国必须走新型的城镇化发展道路。

根据李克强副总理的定义,新型城镇化是以城乡统筹、城乡一体、产城互动、节约集约、生态宜居、和谐发展为基本特征的城镇化,是大中小城市、小城镇、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、互促共进的城镇化。新型城镇化的核心在于不以牺牲农业和粮食、生态和环境为代价,着眼农民,涵盖农村,实现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和公共服务均等化,促进经济社会发展,实现共同富裕。

那么,按照一般的理解逻辑,新型城镇化的首要问题是解决农村基础设施,在保证耕地数量的基础上,置换出更多农村土地,用于农村工业化建设,解决农民就业,提高农民收入。这涉及到两方面的问题,首先是资金投入,其次是土地征迁。

此前,讨论通过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修正案(草案)》已经针对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制度作了修改。据悉,农村集体土地的征迁补偿数额可能提高至目前标准的10倍。市场的疑问在于,现在农村土地不值钱,房子建了没人住。然而只要是资产,在泡沫没有破之前,就可以采取边际定价。首要需要解决农村集体所有制的确权问题,给予农村宅基地、工业用地产权确认,允许农村土地流转上市交易,允许农村土地向银行抵押贷款融资,新的抵押物可以进一步提高中国的货币深化。此外,考虑到地方政府资金紧缺,可以采取投棋布子的策略,以核心地块价格提升推高周边土地定价,从而制造新的“抵押物”,获取银行贷款。至于初始资金投入,目前不少私募基金已经着手布局城镇化,基本的运作方式是,单独或与政府共同设立投资基金,合作开发土地,最后采取市场化招拍挂形式转让,收益共享,风险共担。

不管如何,城镇化至少在未来五年,是一个确定的趋势。作为普通投资者,积极参与新的投资主题,加大对基建建材、农业机械等行业板块的关注,或许可以在这块快速成长的蛋糕中早分一杯羹。

推荐 11